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liuhecai马会 > 学生风采 > 社会实践 > 正文内容

王蒙:我仍然是文学工地第一线的劳动力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2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王蒙:六年前《人民文学》上刊登了我的一篇写山村农民的小说,编辑接到同学来信,说你们怎么敢用与王蒙的名字相同的名字标注作者。

  
 

   他们没有想到我也写农村。 我写过北京郊区农民,也写伊犁的农民。 也有朋友告诉我,如果把《生死恋》的题名放到一大堆小说名目中让她猜,费尽洪荒之力,她也不会想到王蒙的小说起这样一个标题。

  
 

   中国太丰富了,有辉煌的古代,有近现代的尴尬和委屈,有从痛苦中出现的新的生命和新的中国,尤其改革开放后,急剧变化的中国带来各种生活的变化,既是挑战也是麻烦。

  
 

   每个人在生活中有各种命运,好人也有受挫的命运,但也有美好开阔的命运。 《生死恋》就是这样。 比如主人公二宝因为父亲的出身自小抬不起头来,本来是倒霉的处境,但他又很可爱,一岁的照片放在中国照相馆的橱窗里。 碰到改革开放,二宝、山里红出国,二宝又被跨国公司聘到中国南方任合资厂厂长。 在两地分居的情况下,产生了婚外情。

  
 

   二宝特别善良,是老派的好人。

  
 

   正因为他太好了,对原来的夫人提出离婚的时候,以净身出户为代价。

  
 

   但是当他办完离婚手续,情人已经嫁人了。 特点在于二宝对对方的尊重,他不让自己与情人商量着去处理原有的婚姻,奇特点在这里。

  
 

   结果二宝鸡飞蛋打,只能自杀。 这是由于特殊的境遇下婚姻和感情的遗憾,只能说明中国社会越来解放,人的可能性越多,前景的多样的可能性。

  
 

   这是社会的变化,生活的变化——生活就是过程,是气氛,是场景,是细节。 有人读《生死恋》,说最有兴趣的是,小说里写蜂窝煤上猫尿的味道。 让他回忆起,下完雨后鹨鹂(学名蜻蜓)在空中飞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